五個成長階段 讓你從工程師變卓越執行長
本篇文章摘自:商業周刊第 929 期
作者:沈耀華

工程師型CEO能不能自我提升,跟隨企業成長,改變自己的管理重心,成了企業永續經營的最大關鍵。
每一個時代,都有抓住機會創業成功的企業家,但近十年來,短促的科技產品週期,使得「一代拳王」的現象屢見不鮮。

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理事長許士軍分析,隨著國際大廠對台灣釋出代工訂單,許多優秀的工程師,因為一個新產品或技術,乘勢崛起。但是,要帶領一個企業基業長青,絕非一個完美工程師的格局所能達成,若領導者原始的工程師性格不經過轉化,仍然「埋頭」苦幹、以工程技術導向繼續追求完美,一旦市場轉向,那麼,將陷公司於危機。

他說,活在自己完美世界的工程師,必須懂得丟掉原來的包袱,學習往外看,站在制高點,格局才能變大。

從草創到成熟期 要從專注研發,變成激勵員工

出身工程師的廣達集團總裁林百里,也將企業執行長(CEO)分成五個階段,分別是:Engineer(工程師)、Executive(執行)、Earnable(獲利)、Expectation(預期)及Entertainment(娛樂)。

「公司規模不同了,經營管理的層次,自然也不同,」他說,「因為我是工程出身,所以一開始的CEO是Chief Engineering Officer(總工程師),然後到了產品出來了,都能夠量產了,我們就不能再去摸產品了。要把公司的管理、人事、生產都照顧好。」
創業時期的林百里,天天工作十五個小時以上,對產品研發專注過了頭,跟國外客戶開會時,頭髮亂得像愛因斯坦。但當公司規模開始擴大,林百里的身分也開始轉變。他必須將單純組出一部電腦、捉蟲的樂趣,全都放掉,拿起財務報表和原物料報價單,隨著企業成長學當不同類型的CEO。
曾在德州儀器(TI)擔任工程部主管後,轉進學術界的台大管理學院副教授黃崇興,則特別針對五E階段中的第四個E(預期,Expectation)分析,他說,這個階段的執行長必須理解「預期」,了解自己的格局、公司規模與法人期望。

「人要有自知之明,」黃崇興說,隨著企業從草創期到成熟期,公司的股東結構、CEO的能力和組織規模設計都應該有所不同。在五E階段裡,多數工程師CEO在當到第一E的總工程師仍然遊刃有餘,卻卡在第二E的管理與執行長。

例如超微半導體的創辦人暨董事長桑德斯(Jerry Sanders)雖然是個技術能力堅強的工程師,卻是個被金融圈法人視為浮誇代表的CEO。一直到桑德斯找來跟自己性格完全不同的黑特(Hector Ruiz)接任CEO後,超微才由草創時期轉入由制度管理成熟企業走向。

CEO除了要幫公司注意體制問題,也得要看看自己究竟是該當董事、技術長(CTO)還是繼續當執行長?微軟總裁比爾‧蓋茲會選擇交棒,就是因為他認為自己不適合做守成的工作。

至於第五個E,林百里的詮釋是具激勵人心能力的娛樂長,唯有瞭解人,懂得激勵員工,才能提高員工的滿意度,讓企業長青。

在專才和通才間 要從有一技之長,變成無技之長

明基電通集團董事長李焜耀也曾自述,他從工程師變成經營者的過程:「最難的還是管理的流程,如何從物質導向、技術導向變成以人為導向。」「我覺得最難放掉的就是技術人員的階段,很多人對放掉技術覺得不安全感很重,感覺失去專業,在專才和通才間拿捏不住,從有一技之長到無技之長真的很難適應。」

李焜耀說:「怎麼樣讓技術藏在部屬身上,自己成為做判斷的人,是過程中最難的一部分。一個領導者最重要的就是氣度與公平,不要怕別人比自己強這是最難的。一般總是認為,技術最好才能做領導者,這是錯誤的。」他認為,「領導者應該做的是找機會,判斷組織、資源的缺口。」

李焜耀清楚的點出,一個成功的執行長,應該要放掉工程師對技術、對專業的掌控欲,唯有放掉,才有新的東西能進來。

聯強國際總裁兼執行長杜書伍,則進一步對「完美工程師」的性格做出評論。他說,「追求完美」是聯強相當重要的企業文化,也是企業經營中相當重要的課題。然而,「追求完美」是否代表必須執著於百分之百的完美而不惜一切代價?恐怕不盡然如此。

就個人而言,杜書伍分析,一個執著於追求完美的人,個性上通常會比較堅持、固執,也正因為這些特質使其表現幾近於完美,但是,如果過於固執,對於任何事物都容納不下一粒沙子,那麼,不僅本身會耗費太多的精力在追求最末端的些微價值,而且與組織中其他成員配合時,也容易因此產生溝通協調上的障礙。所以,過於堅持、固執不見得是好事。

對企業而言,「若過分執著於百分之百的完美,而不問付出的成本有多高,是件相當划不來的事。領導者在做一項決策時,必須同時兼顧完美的追求與成本的考量,而管理之所以是一種藝術,便是在於其間程度的拿捏。」

在追求完美間 要朝一百分努力,但永遠不要一百分

杜書伍說,在公司的經營上,這樣的問題隨時隨地都會出現。他歸納,追求完美並非埋頭往絕對完美的境界去鑽,理論上可行的、對的,不一定可以做。「我們要不間斷地朝一百分努力,但必須清楚認知,永遠都達不到一百分,而且,也永遠都不要一百分。」

從工程師到領導者,從追求完美到學會放手,就像聯發科技董事長蔡明介,以前當工程師時,總是一天到晚K著紅色的《IEEE Journal》(國際電子電機工程學會期刊),但當自己身為領導者後,他從此改看《財星》雜誌與《哈佛商業評論》,這是一條不斷蛻變、尋求更大格局的路。之於每一個渴望成功的工作者,也是如此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imPhili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